漁寮囝仔討海網口述歷史紀錄片(陳錦文先生)

臺中的主題

dct:subject

臺中的領域

schema:genre

臺中的時期

dct:temporal

描述

dct:description

梧棲的開發,可追溯於清領時期,是臺灣西部重要港口之一,先民為了生活,充份利用地形地貌,發展出各類漁業相關行業,當時漁民普遍搭寮曬網,因此又有「漁寮」的稱號。

本紀錄片由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委託李安豐老師訪談陳錦文先生,紀錄以梧棲魚寮為主體的在地故事。口述紀錄逐字稿如下:

八歲我去掠海跟三叔,小時候很調皮不是普通孩子,不讀書掠魚就跟人家去,人家在掠我就跟著亂搞,八歲就會藏水沬(潛水)。
那個閘罾,譬如說這道海,弄一個像石滬一樣圍起來,海水來網子放下去,海水乾魚會游到網底再掠,有啦掠魚方式很多啦。

(是石滬嗎?)

不是,石滬用網子。

(閘罾是用網子,差不多有幾個人?)

那差不多要一二十人,一組罾仔差不多,可能差不多要三公里。

(一組網子三公里這麼大喔,那不是所有海邊全都圍起?)

圍起來一次要圍很大片,掠到的魚什麼魚都有,小尾大尾都有啦,掠到魚後再分魚種,再來拿到市場拍賣。

(拍賣廿幾個再來分?)

對啦,如果自己經營的,就不用給老闆一份,如果要給老闆份,一定是一百塊抽四十塊去。

(一百塊抽四十塊,剩下六成你們再去分?)

其他我們幾個再去分,我會絞棑仔(竹筏)差不多,十多歲就會絞棑仔,那時候是竹管(後來換塑膠管),後來政府,想個辦法用塑膠管給你用,頭先是六英吋(六英吋塑膠管),六英吋預先做好,我們再去買來做竹棑起來,後來越設越粗,設到八英吋、十英吋、十二英吋、十六英吋。以前我一隻筏仔討三個人,掠最多白北闊北掠九千多斤回來,差不多三四千多斤給人,這艘棑仔有辦法,全臺中港的人都笑我說,一隻棑仔怎能載這麼多魚回來,那就是靠我們的頭腦,你想一隻棑仔很淺,疊高會翻又重, 所以要想辦法把魚舖平,魚舖平水載魚,不是我們棑仔載魚,換水載魚,才有辦法載那麼多進來。掠魚現在我們講數字,這艘船掠一萬我們六個,我們賺十元船長賺十五元,這樣分析一百元老闆抽四十元,六十我們其他分,船長多半份,那時討海人常常有失落在海,強風來時隆隆聲船又小隻,翻過去,我們梧棲就翻過好幾艘。

(你自己的經驗有印象深的嗎,掠魚有印象深的嗎,譬如說遇到危險掠到大魚的?)

掠到大魚不講,光講打落水又游上來也是有(好幾次)。掠魚的生命跟海搏鬥很困擾,你掠我的魚我就要你的命,常常都是這樣。

後設資料

來源

臺中市政府

藏品彙整

dct:isPartOf
漁寮囝仔討海網

作者

dct:creator
李安豐

出版者

dct:publisher
李安豐

地點

dct:spatial

大小長度寬窄

dct:extent
3分50秒

藏品日期

dct:date
2018-11-25

語言

dct:language
中文

權利描述

dct:rights
CC授權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臺灣 及其後版本

所有權人

dct:rightsHolder
李安豐

格式

dct:format
影片(mp4)

類型

dct:type
動態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