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寮囝仔討海網口述歷史紀錄片(蔡朝文先生)

臺中的主題

dct:subject

臺中的領域

schema:genre

臺中的時期

dct:temporal

描述

dct:description

梧棲的開發,可追溯於清領時期,是臺灣西部重要港口之一,先民為了生活,充份利用地形地貌,發展出各類漁業相關行業,當時漁民普遍搭寮曬網,因此又有「漁寮」的稱號。

本紀錄片由臺中市政府文化局委託李安豐老師訪談蔡朝文先生,紀錄以梧棲漁寮為主體的在地故事。口述紀錄逐字稿如下:

我那時候是推廣股長,我給他建議說你既然蓋這個大樓,當地的文化要保存下來,當時歐教授跟總幹事,黃仲生曾任縣長嘛,跟臺中市漁業局透過,連繫找這個人嘛,我整個意思是說第一個,要臺灣囝仔,第二個,要受過艱苦,就是說有看過艱苦的那個時代,臺灣囝仔從事漁業的研究者,確實留學日本較合適,留學歐美較不合適,日本較合適。

他們北邊有一座橋,那條路叫「槺榔溝」。

(槺榔溝,對!對!對!)

槺榔溝也是其中一條,南簡在樹下土地公,這條叫「大溝(這條叫大溝),再下去要到草湳,這土地公廟北邊這座橋,這條叫做「塗城溝」,再下去靠近草湳這個定安宮,那是「大庄溝,這五條溝注入海裡,船靠近的地方就是五汊港,在這條溝(大溝)已經沒有之後,以後要做一個地標,因為這條水是梧棲老街的生命水,梧棲老街好壞事,包含喪事都是在這邊取水。身為自己是當地人的漁寮社區,我父親可以幾乎是,從小十三歲在弄漁業方面,當地老一輩有人講,他幾乎我們村莊的漁業博士。

(父親的大名可以)

蔡牛港,不好聽的名字。從一開始竹筏,買麻竹回來的時候剝皮。

(你是說平埔族留下的?)

對對對,這其實希望你不要弄錯了,大部份臺灣的漁業都是原住民的,只是這個罟船,罟船不是原住民的,罟船不是載人的喔,罟船是載網出去,網子是為了放那個什麼,它好像是用吊起來的,有一根吊起來的,那麼粗的刺竹,很硬,頭尾頭尖尖的,這個就是閘罾仔要用,扛罟船的網子要用的,就是一邊一個放在肩膀,那根竹桿這麼粗,網子一直放上去,換第二擔,然後就像一條龍一樣接著,大家扛出海,整個隊伍像一條龍一樣,放在罟船上面,所以有一句話,「偎索分份」,偎索分份就是說有沒有出力不知道,他只要有碰到,分魚他也有一份,他算人頭的,就叫「偎索分份」,你到底是偎索分份還是,你是有出到力還是沒有,這一個很特別,再一個是什麼,他去捕漁作業的人沒有穿褲子

(沒有穿褲子?)

跟原住民完全一樣,因為他捨不得褲子濕掉,薯莨啦。

(這就是薯莨喔?)

薯莨是什麼你知道嗎,薯莨就是這麼大塊,就是那個什麼,樹薯就是做味素澱粉那個,這麼大個黑黑的,用一個大桶,用一塊板子和長板凳椅條,釘釘子釘子有釘帽,釘帽向上放桶子有水,剉一直剉,剉到有那個,剉細後跟水,溶合起來變成深咖啡色,棕色咖啡那個色,這個水就是染網子的,網子染一染後還要去曬,較好的網子染後,曬乾還要染什麼,還要染蛋清,鴨蛋,蛋黃拿掉那個蛋清,然後再去那個,網子去吃蛋清再晾乾,那個網子才不會壞,這個薯莨用剩餘的,這些漁民穿白褲,人家喪事白布,回來後做一個褲子,就是染薯莨,染色染一染在穿的,外套大襖外套,海上作業比較怕冷穿的,他就是外套再染薯莨,越染越厚越耐用,所以這個東西為什麼把它保留下來,它是在東勢新社才有這個,有這個植物嘛,海邊才會用嘛,這個罟不是用手抓,或是用手拉的,是靠這個腰力,懂意思吧,所以一般人就錯在,一條繩子去綁在網子,綁在網子上面去拖,腰力拖不是用手,手沒有意義,你抓那個貝殼有沒有,沙蝦抓花蛤粉蟯(文蛤),他一定要用後退,用腰力在拖,所以一般人辦活動都辦錯了,有人講說漁寮社區是抓花蛤粉蟯(文蛤),其實不對啦,它重點是在於牽罟,最後漁業的重點是「搖鐘仔」,「搖鐘仔」是一種竹筏,拖著漁網然後兩個竹筏靠著,我也沒看過。

(那個字要怎麼寫?)

我也不知道,這個情形就是說,兩個地方經常在迓媽祖,這個賽事當中比誰的腳力,但他們都寫錯了,走大轎的意思跟這個不一樣,可以沾到邊,但不能完全說是以這個,擔蚵仔比腳力是兩碼事。

後設資料

來源

臺中市政府

藏品彙整

dct:isPartOf
漁寮囝仔討海網

作者

dct:creator
李安豐

出版者

dct:publisher
李安豐

地點

dct:spatial

大小長度寬窄

dct:extent
8分14秒

藏品日期

dct:date
2018-11-25

語言

dct:language
中文

權利描述

dct:rights
CC授權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臺灣 及其後版本

所有權人

dct:rightsHolder
李安豐

格式

dct:format
影片(mp4)

類型

dct:type
動態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