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燕生童年寫真

臺中的主題

dct:subject

臺中的領域

schema:genre

臺中的時期

dct:temporal

描述

dct:description

吳子瑜之女吳燕生,因在北京出生,取名燕生,蓋北京古名燕京之故。當時吳鸞旂抱孫心切,吳子瑜為了不讓父親失望,曾謊報生的是男孩,因此吳燕生人稱「阿狗舍」,而後吳燕生的文采表現,果然不讓鬚眉。她自幼隨父研讀詩書,居北平時受到曹錕、吳佩孚的喜愛收為義女,肄業於北平中國大學,專研齊白石金石譜,工金石之作。1926年隨父吳子瑜回臺之後,因蒙父喜愛,常隨父側,出入如影隨行。吳子瑜曾在其詩作「長女燕生志在中國詩以勛勉之」當中,寫道:
故國難忘志可嘉,脫身肯在海之涯。
掌朱女勝兒豚犬,不愧延陵舊世家。
又在〈戊寅除夕書懷時在平壤途中〉一詩中書寫女兒給他的無限安慰:
祖遺屋宇勘遮雨,女解經書亦紹裘。

吳燕生才華洋溢,日據時期在漢詩壇享有盛名,師事當時詩人了庵王石鵬習詩詞,跟隨父親活躍於詩壇,1930年在全島詩人大會比賽中獨占鰲頭,以〈春蠶〉一詩掄元。備受矚目之餘,還贏得其他詩人的讚賞,尤人鳳乃作〈祝吳燕生女士全島聯吟大會掄元〉詩:
騷壇角逐奪標時,鋒戰千軍筆一枝,
佳句清新如道韻,奇才巾幗勝鬚眉。

1940年吳子瑜為燕生辦了一場盛大的文人氣息的婚宴,然而有時候再多的祝福,也擋不住緣分已盡的多餘,和蔡漢威先生的婚姻終以離婚收場。為慮吳家絕祠,乃招贅張先生,所生二女一子皆為吳姓。子瑜過世後,燕生始終落落寡歡,終日守著吳家花園,足不出戶,以家傳的詩詞、金石書畫以及研習音樂自娛。遊覽吳家花園的人都聽說,這裡的紅磚洋房裡住著一位才華絕世的奇女子,然難堵廬山真面目。

1975年她膺選為中華民國出席第三屆世界詩人大會代表,她在會中發表一詩,云:

此日瑤章頌白宮,自南自北自西東,
乘風我亦臨高會,欲展花箋詠大同。

1976年吳燕生與世長辭。她就葬在祖塋裡,墓碑中題「傳統詩人吳燕生之墓」,碑右下是她得左元的七言律詩,碑左下是她得左元的七言絕句,碑後中題「詩壇遺愛」。

照片提供者:李宜芳

後設資料

來源

臺中市政府

藏品彙整

dct:isPartOf
尋找・天外天

作者

dct:creator
李宜芳

貢獻者

dct:contributor
李宜芳

出版者

dct:publisher
前衛出版社

地點

dct:spatial

語言

dct:language
中文

權利描述

dct:rights
CC授權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臺灣 及其後版本

格式

dct:format
圖片(jpg)

類型

dct:type
靜態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