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地區近代膠彩藝術作品 - 蕭郁菁 - 自囚、What?!、齒輪I

臺中的主題

dct:subject

臺中的領域

schema:genre

臺中的時期

dct:temporal

描述

dct:description

這三張作品為蕭郁菁所創作的膠彩畫。蕭郁菁的作品以厚塗打底之技法並借用象徵與心理學從事隱喻和探討。以下為蕭郁菁對其作品的自我詮釋。

第一張作品名為「自囚」(膠彩紙本,130 cm x 89 cm,2008),有時候,恐懼感逼迫人們逃避現實,彷彿設置落地窗、圍牆、鐵窗及監視器就可以為自己打造一個安全、層層防禦的堡壘,以為就此隔離危險與壓力,從此不再有惱人的人際關係問題或是不得不勉強自己競爭...。但是,看似安逸的生活換來的卻是變相的不自由。只能在方圓幾呎的小天地裡揣想:外面世界除了危險之外也許還有其他美麗景致。畫中的那隻狗,是我。豔羨地看著只要願意就可以飛離的鳥。這其中的心情其實很矛盾,介於跨出自我設限與害怕挑戰、變動之間。此圖主要由垂直和水平線構成背景的部份。景深不明顯,卻一層層像堆疊不同的色紙向外推,例如:先落地窗,再窄小的陽臺,然後是陽臺的圍牆和鐵窗,鐵窗外是監視器,監視器之後是色彩些許混濁的夜色。透過上述兩種方式,目的在形成一個防禦、堡壘、框架的感覺。在技法上,落地窗以毛巾沾取顏料的方式反覆壓印,用此種方式埋藏筆者焦慮的性格。

第二張作品名為「What?!」(膠彩紙本,130 cm x 97 cm,2008),化身為犬。一方面邀觀者看畫,另一方面卻描繪出「你在看我嗎?我也在看你!」的圖像,使陌生的雙方(犬與觀者)皆帶著困惑而試圖揣測對方的心意。藉由這樣的互動,目的在呈現人心因應陌生的人與事時,不自主地心生懷疑與戒備,尤其是曾經遭遇打擊或創傷的某一方,往往帶著神經質質疑來者皆非善類,將自己陷入某種情緒的泥淖之中。

在構圖上主要分成三個區塊─鐵門、地板的立面、其間橫躺著一隻後腿姿態有些許癱瘓感覺的狗。將狗擠身在一個壓迫、狹隘的空間內,讓牠有個雖不舒服卻可能是安全的庇護所。然而,原以為安全的地方冷不防闖來不速之客,也許正欲偷竊、傷害、驅趕...。以鐵門上的一區反射光暗示狗所望的方向即光源和投射光源的陌生人。無論是鐵門理性的水平描寫,還是地板立面紋樣扭曲的盛上效果,皆為渴求重複性動作舒緩情緒之下的產物。

第三張作品名為「齒輪I」(膠彩紙本,116 cm x 96 cm,2009),在慌亂無法做抉擇的當口卻意識到時間仍然無情的運行。執著在這樣的思考,就像不存在的東西卻如真實之物被看見、聽見。用齒輪代表幻視的對象,試圖以小喻大,用局部的零件象徵時鐘,進而連繫到時間。在空間的處理上,使用牙刷做重複噴灑,營造沉滯、虛幻的象徵性空間。

後設資料

來源

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藏品彙整

dct:isPartOf
中部地區近代膠彩藝術委託研究案

作者

dct:creator
蕭郁菁

貢獻者

dct:contributor
蕭郁菁

大小長度寬窄

dct:extent
130 cm x 89 cm(自囚)、130 cm x 97 cm(What?!)、116 cm x 96 cm(齒輪I)

藏品日期

dct:date
2019-07-24

語言

dct:language
中文

權利描述

dct:rights
僅得提供有限制之公眾瀏覽

所有權人

dct:rightsHolder
蕭郁菁

格式

dct:format
圖片(jpg)

類型

dct:type
靜態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