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地區近代膠彩藝術作品 - 張紫瀅 - 能高行旅、眺望、山之旅

臺中的主題

dct:subject

臺中的領域

schema:genre

臺中的時期

dct:temporal

描述

dct:description

這三張作品為張紫瀅所創作的膠彩畫。張紫瀅的作品媒材的使用上,早期的創作,耽溺在一種消逝朦朧的回憶感,所以迷戀水干的粉質。而且因為描繪對於這片土地的感動 所以使用以土為本質的水干顏料以及土繪具。進入研究所時,在最初的<線性繚繞>系列仍承襲以往經驗,以水干為主,以綿細線條和薄染繪製較為柔美的畫面。後來在<思緒狂想>因融合個人情感思緒轉化成的線條,以濃厚的色彩多堆疊傳達情感,以水干為底搭配較粗顆粒的礦物顏料作層層堆疊與肌理。且使用尺幅較大較具厚度的韓國壯紙。而現在則是改以細顆粒礦物,薄染呈現透明感,且使用纖維較細膩的日本雲肌麻紙,讓發色更為鮮明。從研究所時期在課堂上的安排下,先後臨摹了泰納以及東山魁夷的作品,截然不同的創作思維與技法,都同時對那時期的創作產生影響。也製作了許多試驗板,實驗不同粗細礦岩堆疊的效果,或是不同箔類與顏料之間的發色。以下為張紫瀅對其作品的自我詮釋。

第一張作品名為「能高行旅」(膠彩紙本,85 cm x 170 cm,2014),<能高行旅>為能高安東軍縱走後有感而繪,此縱走大概是我登山歲月中,嘗試走過最多次卻也每每失敗的一段路。對我有非凡的意義。此行程經過的奇萊主峰,這幾年來已尋訪不下四次,主峰險峻壯闊的山形也三度出現在我的作品中。能高行旅,是四訪能高縱走後而繪製的,創作時,刻意與鄉原古統的<能高大觀>產生對話與共鳴,不同時空,不同國度的我們相距了八十年,卻曾走在同一片土地上,且將心中對大地的感動繪製而下是怎樣奇妙的關聯呀?所以我謙卑地走著與畫著,以此致鄉原古統前輩,以及那片美好的山林 。

第二張作品名為「眺望」(膠彩紙本,112 cm x 145.5 cm,2012),此系列將自身主觀情感融入畫面中,和線性繚繞不同的的是更為奔放,更為表現性地面對畫面。此時期的作品深受西方表現主義以及浪漫主義影響,特別鍾愛泰納的作品,將激情、狂妄的筆觸、強烈情感融入其中。且開始實驗,嘗試較為厚重的處理方式以及濃郁的色彩。雖是以山形為架構,但繪製時的色彩,線條其實是因當下的心境為主。在此作品,用著遠方灑落山巒的的耀眼陽光期許自身。粗獷流動的線條,似乎宣洩著難以用文字傳達的情緒,是燥動、不安,但又期盼著些什麼。

第三張作品名為「山之旅」(膠彩紙本,112 cm x 291cm,2012),在 2012年的暑假,和登山社學弟妹進行了9天的縱走,但此行卻是如此曲折!一開始是晴朗好天氣,但因連日大雨,最容易的入山之路崩壞,只好從險惡的奇萊連峰入山。當日在過崩壁、斷崖,歷經快十小時的行走已疲倦不堪,但下午本晴朗好天氣亦開始飄雨。在身心疲倦之下,我越走越緩...最後居然走岔了路與隊友失聯!衣物全濕,天色漸暗的我,只好停留在原地躺在山間箭竹緩坡,用防水簡易紮了避雨之處,披著睡袋以防失溫,開始漫長的等待。夜深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山谷中僅是我一人與天地。原來人在天地中竟是如此渺小!人生俗事雜念一切都不重要,只有生存之必須。午夜過後,熟悉的哨音響起,著急的呼喚聲越來越近,獲救了!結束這段山旅迷航。下山之後對於這段深刻的旅程難以忘懷,還有遼闊的群山以及因颱風受困天池山莊所見的能高瀑布...開始以兩張80號雙拼,將此經驗描繪。會選用如此大的尺幅,就是要重現縱走時被山林包圍之感,而完成了作品。

後設資料

來源

臺中市政府文化局

藏品彙整

dct:isPartOf
中部地區近代膠彩藝術委託研究案

作者

dct:creator
張紫瀅

貢獻者

dct:contributor
張紫瀅

大小長度寬窄

dct:extent
85 cm x 170 cm(能高行旅)、112 cm x 145.5 cm(眺望)、112 cm x 291cm(山之旅)

藏品日期

dct:date
2019-07-17

語言

dct:language
中文

權利描述

dct:rights
政府資料開放授權

所有權人

dct:rightsHolder
張紫瀅

格式

dct:format
圖片(jpg)

類型

dct:type
靜態圖片